唐駁虎:北京疫情迅速遏制,天津又現海鮮之謎?

唐駁虎:北京疫情迅速遏制,天津又現海鮮之謎?

2020年06月18日 23:34:10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示:

1. 這一輪新冠疫情病毒可能是由於歸國人羣管控疏忽導致的隱祕傳播;但經過各方即時、警惕的反應,新發地疫情已被發現和遏制

2. 7天來,北京共確診158人,無症狀者15人,7名疑似;幾乎所有的病例都與新發地有關

3. 綜合考慮當事密切接觸者、去過疫源地的人員、擴散到異地的狀況,結合數十萬計的核酸檢測數量,民眾防疫意識已經提高,病毒傳播已經得到全面遏制

4. 北京之外,天津一位“期間偶爾負責清洗冷凍海鮮食材”的本土確診病例引起注意,但與新發地毫無關聯;天津已對其接觸過的人羣及涉及地點進行管理、消毒和核酸檢測,目前為止,均為陰性

5. 除進口海鮮存在問題之外,國內隱祕傳染鏈也可能是天津病例的罪魁禍首;但具體的傳染之謎,需要依靠天津的流調團隊來破解

6. 經過幾天內日均採樣約40萬人的大會戰,在北京新發地市場局部新發的疫情已經查明情況。

病毒源頭與追蹤

正如上一篇所詳細分析和介紹的那樣,已經有專家指出,經過進一步的樣本全基因組測序,這一輪新冠疫情的病毒可追溯至三、四月份的歐洲新冠病毒譜系,並於近期在國內獨立演化。

因此目前北京新一輪疫情檢出病毒樣本測序,與當前的歐洲新冠病毒譜系相似、但不同,因為兩邊的病毒都各自演化、分岔了。

而病毒在國內人羣中的來源與傳播,很可能是3~4月期間,境外歸國人羣的管控當中存在疏忽,進而在國內產生了“時隱時現”的隱祕傳播鏈。

一遇到抵抗力弱的感染者、人員流動複雜密集的環境,就可能小範圍地羣體性爆發。這種隱祕傳播是很難被提前發現的。

但是,由於各方反應及時,警惕性高,新發地新發疫情在早期階段就已經被發現、遏制。

▎1號指示患者,52歲的“西城大爺” 來源:BTV《生命緣》

首先是52歲的“西城大爺”,10日下午發熱,獨自騎車戴口罩去發熱門診就診;11日清晨確診,立刻以良好的記憶力回憶了近期軌跡,並着重懷疑了自己6月3日去新發地市場給孩子買魚的經歷。

於是,流調人員在11日當天就已經趕到新發地,取樣檢測,並於12日凌晨獲得初步結果——40個環境位點存在病毒。這個時間點還早於食品研究院的兩位員工(第2、第3號病例)確診。

隨後,立刻啓動戰時機制對涉及的新發地市場、京深海鮮市場疏散人員、全面檢測,對新發地市場及周邊小區採取封閉管理措施。

▎北京病例分佈情況 來源:北京市衞健委

根據各醫院發熱門診哨點的報告,又對各涉疫社區相關人員、中高風險街道鄉鎮常住居民,以及醫療衞生機構從業人員、公共領域服務人員、已返校學校學生及教職員工、參與重點區域社區防控一線工作人員等6類人員,按照“應檢盡檢”的原則,由屬地政府在本區域內統一組織開展核酸檢測。

7天來的檢驗結果,説明了什麼

7天來,北京共確診158人,另有15位無症狀,7名疑似; 外地共確診新發地相關病例14人,另有4名無症狀,表格如下:

病例詳細情況表格如下:

▎11、12、13日病例情況彙總

▎14日病例情況彙總

▎15日病例情況彙總

▎16日病例情況彙總

▎17日病例情況彙總

16日之後,北京不再公佈病例詳情。但之前5天公佈的病例詳情,已經足夠給這次疫情“畫像”了。

幾乎所有病例都與新發地市場明確有關

為何説疫情已迅速得到遏制?

在疫情單點、初期爆發的情況下,判斷疫情是否查清,是否得到遏制, 應考慮到如下幾點:

1、在病毒源發爆發地,所有當事密切接觸者,是否都已查清?

2、曾經去過疫源地的人員,是否都已查明情況?

3、在疫源地之外,家庭成員、同事之間的感染情況是否都已查清?

4、病例擴散到異地的情況如何?在異地是否繼續發生人傳人感染?

5、在疫源地之外,是否發生大面積羣體感染?

6、病毒感染者是否均已得到控制?

根據目前公佈的疫情調查溯源工作情況,可以一一分析這些問題。

1、新發地市場從業人員,包括4000多家商户、僱傭員工和市場管理人員、保潔清掃服務人員約1500名。 總數接近萬人。

從12日開始,已經最先重點清查新發地從業者,在第一批接受檢測的517名重點人羣當中,有45人咽拭子陽性,陽性率8.7%。

接下來,8000多名經營採購和工作人員,已於6月14日凌晨全部完成了核酸檢測,並轉運至集中觀察點,進行集中醫學觀察。

至15日,連同自行就醫確診者,在新發地業者中共檢出60人,在北京的檢出人數中佔比過半。

▎只有衞星圖,才能完全展示新發地的超級體量

2、新發地客流量正常情況下每天顧客量約1.5萬人。

日吞吐量蔬菜2萬噸、果品1.6萬噸,水產2000噸,生豬3000多頭、羊1500多隻、牛150多頭,總量約4.4萬噸。

進出場長途大貨車3000多輛,進貨小貨車小汽車近萬輛。每日涉及進出京司機5000多人,吞吐量極其驚人。

在北京,全市社區防控工作迅速進入戰時狀態。

7120個社區(村)近10萬名社區工作者,通過張貼公告、上門詢問、電話微信聯繫、實地走訪等多種方式,實施“敲門行動”,地毯式排查出5月30日以來曾去過新發地市場的相關人員近20萬。

並以社區為單位,對相關人員的基本信息、到市場時間、密接人員等進行詳細的詢查,並第一時間組織相關人員和其同住者前往核酸檢測點,就近安排核酸檢測,並進行居家觀察。

至15日,連同篩查、密接追蹤、自行就醫,在市內訪客中共查出近30人。

在京外,各地政府和疾控機構接報後,也通過行程大數據等方式開展全方位、地毯式排查。各地對此絕不敢大意,重點清查,不漏一人。

另外,京外去過新發地的,多是送貨司機、蔬菜果品從業者,情況相對較好掌握。

如緊鄰而且環抱北京的河北廊坊市,截至6月17日,共排查出去過兩市場人員887人,密接人員999人,全部隔離觀察並進行核酸檢測,已出結果360人,均為陰性。

而直轄市天津,截至6月17日16時,全市排查涉及新發活動史人員達8753人,其中具有暴露史人員1597人,均採取集中隔離醫學觀察,已完成核酸檢測1455人,均為陰性。

暴露人員的密切接觸者3611人,均採取居家醫學觀察措施。同時排查本市從事銷售、儲運、加工人員7713人並採集樣本,已全部完成核酸檢測,均為陰性。

▎北京疫情日增趨勢圖 來源:北京市衞健委

3、在北京的檢出病例中,已經發生了一些親密接觸者之間的傳播(第二代病例),顯示新冠病毒傳播快,傳播力強。

如食品研究院的5位同事,豐台某川菜館的7位從業者;以及作為新發地“下家”、聯繫較多的玉泉東市場,多名未去新發地的從業人員,也被去過新發地的人員感染。

因此,玉泉東市場享受了新發地“同等待遇”,新發地周邊11個小區和玉泉東周邊10個社區全部實行封閉管理。

至15日,人傳人間接感染的共有20餘人,佔傳染鏈相當比例。

所幸這次疫情發現得早,發現及時。對9萬小區居民進行核酸檢測,未發現社區傳播現象。

4、截止目前,病例一共擴散到4個省份,遼寧、河北、四川、浙江。

其中遼寧是食品研究院2名同事11日出差,12日下午即被因密接同事(北京病例2、3)而流調追蹤。相關密接者,已實施集中隔離醫學觀察,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浙江是1位新發地業者近期從北京返回温嶺,因發熱、頭暈、咳痰及胸悶等症狀前往發熱門診就診,並主動上報。已排查出當地密接者11人,全部實行集中隔離醫學觀察,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四川是一位新發地業者(13日確診)的妻子因母親住院,飛回石棉老家照料。

▎安新縣距離新發地僅133公里,走高速不堵車用時可在2小時之內

情況較為複雜的是河北,準確説是雄安新區的安新縣。

因為地域和歷史傳統因素,環抱白洋淀的雄安三縣特別是安新縣,有部分民眾在北京從事水產生意,負責販賣白洋淀所產淡水魚。

至17日,已確診10人,另有無症狀患者4人,除一人(新發地業者)為保定定州市之外,其餘13人均分佈在雄安新區尤其是安新縣。

在異地繼續發生人傳人感染的,也只有安新縣最先確診的一家。

他們在6月8日返回,在尚不知疫情的9~11日,造成了3例本地傳染,包括鄰居、幼兒園老師小孩、以及互不相識的醫院孕檢者。

而在13日之後,安新縣對新發地返鄉人員集中隔離,陸續檢查出6位感染者,避免了繼續人傳人感染。

5、綜合7天以來京內京外的情況,除玉泉東市場出現較多病例,採取新發地同等措施以外, 沒有發生大面積羣體感染(但四川病例較為驚險)

發現的病例大部分位於新發地市場所在的豐台區(確診113人),其次是距離較近的大興區(23人),病例均與新發地市場有關聯。

綜上所述,疫情在早期傳播階段,就被發現、追蹤、控制住了。

從5月底至今,數以十萬計的市場業主、訪客,及其家屬、密接者,附近小區住户, 均做了核酸檢測,處於集中隔離或居家隔離觀察的封閉狀態。

很多感染者都是主動報告、申請檢測發現的,説明民眾的防疫意識已經大為提高。病毒的傳播得到了全面遏制。

▎北京醫務人員在高温下穿着密閉防護服採集咽拭子 圖片來源:生命時報

但背後最辛苦的,還是高温天在難以想象的悶熱防護服裏採集樣本的醫護人員。

以及為社區防控盡心盡力的社工、樓門院長、小巷管家、社區志願者、物業人員、下沉公務員,還有市場監管、環衞工人、社區民警等堅守崗位的防疫人。

通過強有力的流調追蹤,快速阻斷了疫情傳播渠道,遏制了疫情擴散蔓延。

海鮮傳毒,又來了?

但在北京之外,真正轟動的來自天津。6月17日,天津市新增1例本土確診病例:

男,22歲,某五星級酒店廚房員工。該酒店於5月6日復業,患者自5月30日後一直從事洗碗工作,期間偶爾負責清洗冷凍海鮮食材。

6月16日8時出現發熱症狀伴咽乾,最高體温38℃,到醫院就診。6月17日轉入定點醫療機構隔離治療。

“期間偶爾負責清洗冷凍海鮮食材”,非常惹人地又抓住了人們的眼球。

同時,發病前14天無外出史,無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接觸史。也就是沒離開天津,也沒和疑似危險患者接觸過。

經調查,該酒店共有7名員工最近去過北京,但都未去過新發地,而且也未與這位小夥接觸過。

而該酒店的食材,自有天津的供貨渠道,不依賴新發地。

從目前流調結果來看,天津這座酒店與這位小夥,和北京新發地毫無關聯,這一下就輿論譁然了。

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為嚴防疫情擴散,天津迅速開展流行病學調查、終末消毒等疫情處置工作,對密接者、高危暴露人羣搜索追蹤,並組織各區連夜開展目標人羣排查、管理、核酸檢測等工作。

通過24小時連續奮戰,截至6月18日15時,全市共搜索涵蓋確診病例家屬、同事、同樓棟居民、同時段用餐/就診/同乘人員、酒店客人等在內的可疑暴露人羣897人,判定密切接觸者228例,實施集中或居家隔離醫學觀察718人,其他人員實施居家醫學觀察。

現已採集樣本750人,完成檢測732人;採集血清樣本365人,完成檢測365人,目前結果均為陰性,其餘檢測仍在進行中。

同時,對患者工作場所、住所、地鐵站及就診醫療場所等可能的污染場所全面完成終末消毒,盡最大可能降低感染風險。

為追根溯源,徹查酒店26個供貨渠道、13類物品產地、運輸、儲藏全鏈條信息。累計採集三文魚等水產品及牛羊等肉類樣本37份,已完成檢測31份,結果為陰性,其餘檢測仍在進行中。

累計採集酒店及患者住所門把手、水龍頭、餐廚具、冰箱、垃圾桶、空調、下水道、衣物、灶台等18種環境樣本144份,已完成檢測132份,結果為陰性,其餘檢測仍在進行中。

不是三文魚,也不是密切接觸者,這小夥咋被感染上的?不解之謎,還是看看天津能不能揭開吧。

天津的流調團隊很厲害,2月份錯綜複雜的寶坻百貨大樓事件,就是堪稱教科書式的流行病學調查。

除了某一特定批次的進口海鮮存在問題的可能,如果讀過上一篇分析,就知道國內隱祕人傳人也還是有可能的,找不到源頭也是有可能的。

無論如何,在全球日新增病例從10萬增加到15萬(因為已經在多個發展中國家擴散、爆炸),國內後續是否會出現新的爆發點,現在尚不可知。

面對輸入型疫情,做好工作的關鍵是在疫情擴散的早期就及時發現,迅速追蹤、切斷傳染鏈條。

這也就是最經典、最根本的“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

全國各地的醫療單位,特別是發熱和呼吸感染門診,包括廣大社會公眾,都要保持警惕,保持生活中的防疫習慣,不可麻痹大意。

同時,在疫苗正式批量生產供應之前,要做到精準管控,防疫措施強度要控制在適當的範圍內。

除了暴發疫情的社區,其他地區仍需維持正常的社會運行。

只要及時發現,快速處置,精準管控,偶發的疫情一定能得到快速控制,不影響社會生活。

讓疫情在接近零病例的水平波動,讓生活在接近常態化的水平繼續,這應該是今後半年內全國各地防控與社會生活的“新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