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駁虎:全球確診千萬死亡50萬,大災難何時到頭?

唐駁虎:全球確診千萬死亡50萬,大災難何時到頭?

2020年06月28日 22:13:58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要:

1. 每年全球有50-70萬人死於流感,這是日常生活和近現代史上最致命的傳染病

2. 1918年流感來勢洶洶,死亡人數達到2500萬人,遠大於一戰死亡人數,決定了一戰的結局甚至二戰的開局

3. 1918年流感病毒起源於飛禽,後獨立演化,傳給人類,毒力水平比其他流感毒株高出50倍

4. 由1918年大流感的經驗可知,第二波疫情往往更為兇險,且貧窮落後的人口大國面對疫情尤為脆弱;1918年時貧窮落後的地區和殖民地死亡眾多,如今新冠疫情的新增確診人數多來自印度、俄羅斯、巴西等發展中人口大國

5. 醫學進步、科技發展之外,人類抵抗病毒的能力依然有限;切斷傳播途徑這一正確的公共衞生干預手段在世界大部分國家和地區並不適用,2023年之前,全球依然處於新冠病毒的威脅之下

6月28日,全球新冠疫情迎來了新的里程碑:

世界各國(含中國)確診病例總人數超過了1000萬人,而病亡人數同時超過了50萬人

當然,據世界衞生組織估算,全球每年死於流感的人口也有50~70萬人。 流感才是近現代歷史上和日常年景裏奪取人類生命最多的傳染病。

死亡2500萬人的1918大流感

比如百年前的1918年大流感,全球17億人口中約有10億人口被感染(比例2/3,流感病毒的正常感染比例),發病者約5億人(約30%,高於常年)。

1918大流感之恐怖,在宏觀統計上,在於它有着遠超常年流感(約0.1%~0.15%)的發病-死亡率。

常年流感一般僅對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構成生命威脅, 而1918大流感的死亡者70%是青壯年

和以往的流感病毒不同的是,1918流感不僅對65歲以上老人和5歲以下兒童很致命,而且在15-35歲的青壯年羣體中死亡率也特別高,形成了一條反常的W曲線。

▎美國1918年大流感與普通流感的不同年齡的死亡率(每10萬人)分佈,虛線為1911至1917年普通流感,實線為1918年大流感

在病理表現上,1918大流感的症狀除了通常的高燒、頭痛之外,還包括臉色發青、猛烈咳嗽乃至咳血等,並導致迅速死亡。

從根本的致病機理上,後來人們才知曉,這是由於當年流感的變異重組,恰巧引發了免疫系統的過度應答,即“細胞因子風暴”。

青壯年免疫系統強,反而造成了更嚴重的創傷。免疫系統連帶殺死了自己的健康細胞組織,造成人體組織或器官受損,尤其是毛細血管受損。

當時的軍醫解剖屍體後發現,死者的肺部受到嚴重損傷,腫脹發青的肺臟裏充滿了粘液和泡沫,彷彿遭到生化襲擊一般。

而當時人們對病毒一無所知、醫療水平很有限,許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因此而生,有人認為是因為俄羅斯燕麥被污染,有人説是火山噴發,有人看星象認為是行星運行錯位……

當時科學界普遍相信,這是細菌感染。可當時連抗生素(能對付細菌對付不了病毒)都沒有發明,醫生只能建議服用奎寧、酚酞這類根本無效的東西,甚至給士兵放血治療。

於是,感染者往往從發病到死亡,速度非常快,常常出現早晨無症狀出門上班、中午症狀發作、晚上還來不及搶救就死去的現象。

當然,這次大爆發還因為正處於一戰末期,英法美德和所有歐洲參戰國,都實行嚴格的戰時新聞審查,一切可能有損於前線士氣的事情都不允許報道。

1918大流感首先爆發於3月美國中部堪薩斯州的陸軍訓練營(當時就有人猜測,可能是當地養豬場的豬身上的毒株變異感染人類);4月,前往歐洲參戰的20萬美軍把病毒帶到了歐洲。

短短兩個月,法軍中約有3/4士兵感染病毒,英軍中約有一半感染。病毒還通過俘虜,跨越了對峙的戰壕,不管是同盟國還是協約國的軍營,都病倒一片。

但為了不讓敵方掌握情況,雙方都選擇隱瞞疫情。僅僅到了5月底,病毒就通過運輸船抵達了亞洲的孟買和上海。

整個歐洲,只有中立國西班牙的媒體不受管制,他們也不用報道戰爭,每天就報道自家的流感情況,讓所有人錯覺西班牙的流感最嚴重,所以這次疫情至今被稱為“西班牙流感”。

在當時流行的海報中,流感的形象是一位頭戴面紗,身着長裙,拿着弗拉明戈摺扇的骷髏般的女人。

而歐陸戰爭的雙方,則競相鼓吹這是敵人的生物戰。人們發生的任何不幸,無論是出於恐懼還是憤恨,理所當然地總是第一個想到的是敵人。

幸好第一波病毒來襲並不是特別厲害,高燒和渾身無力通常只維持三天,死亡率和以往的流感也沒太大差異。

但流感只是暫時偃旗息鼓,它正醖釀着更大的風暴。

9月開始,秋季的第二波流感捲土重來。大流感爆炸般地在歐美各國的前線與後方城市同時爆發,這一次比上半年嚴重得多。

此次病毒來勢洶洶,再也不是發熱、肌肉痠痛那麼簡單,而是出現嚴重咳血癥狀。

在後方,猛烈的疫情讓新聞管制也無法掩蓋。市政當局被迫宣佈了社交隔離措施,關閉了所有公眾集合場所。

然而落後的醫療水平,仍然讓大批市民迅速喪命。川普的祖父在紐約死於這場流感。中國駐美公使顧維鈞的妻子,也病逝於華盛頓。

在前線,大量年輕士兵猛烈咳嗽,然後迅速死亡。病亡人數甚至遠遠超過了戰鬥傷亡。雖然表面強撐,但各國都知道:戰爭打不下去了。

於是,1918年11月11日,持續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匆匆宣告結束。

流感的第三波襲擊是在1918年冬天到第二年春天。這一輪襲擊的威力已經減弱,但在歷史上的影響可能更為深遠:

協約國此時召開決定戰後對德國懲罰的巴黎和會,美英法日意各國都有自己的打算。

法國主張肢解德國。英國為了抵制法國獨霸歐洲,不主張過於削弱德國,從而對法國有所牽制。美國總統威爾遜也堅持認為,過度懲罰德國將適得其反。

2月份,法國總理克里孟梭被人刺傷,雖然傷勢不重,但在恢復時又得了流感。這使得他的脾氣變得更為暴戾。

▎左起:法國總理克里孟梭、英國首相勞合·喬治、意大利總理奧蘭多

美國總統威爾遜3月份重歸巴黎。4月3日,威爾遜和克里孟梭在談判桌上相互指責,惡言相向。

威爾遜的嗓子變得嘶啞、開始咳嗽,後來整整四天卧病不起。總統助理豪斯猜測是克里孟梭把流感傳給了威爾遜。

威爾遜生病期間,英法加緊討價還價,互相妥協,基本達成一致。

在患上流感後,曾經冷靜和深思熟慮的威爾遜,也變得善忘、易怒,缺少耐心,突然間也放棄了自己的主張。

▎巴黎和會“四巨頭”,左起:英國首相勞合·喬治、意大利總理奧蘭多、法國總理克里孟梭、美國總統威爾遜

最後的和約迫使德國作出鉅額賠款,附加了不少對德國極為不利的條款。最終的和約與威爾遜的初衷大相徑庭。

於是,德國被要求支付大量戰爭賠款並割讓領土,苛刻對待之下,德國困難重重,並充滿屈辱。強烈的復仇心態,促成了納粹的崛起。

有歷史學家認為, 如果威爾遜沒有病倒的話,巴黎和會的最後結局可能有所不同,而若無苛刻的《凡爾賽和約》,就不會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埋下禍根。

1918大流感真正的全球殺傷

人類歷史上單次死亡人數最多的疫情、首次全球範圍的超級傳染病爆發,就是1918年的“大流感”。

1918大流感的死亡人數高達 2500萬人以上,比當時打了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總死亡人數(1500萬)還多。

法國著名詩人紀堯姆、巴西總統等一大批名人都在疫情中去世。按人口比例折算,這相當於在今天的世界, 一次疫情死亡1.2億人

這次流感,在世界大戰各國對峙隔離的年代爆發,在跨洲運輸只能依靠輪船的時代迅速蔓延全球,從北極的愛斯基摩部落到太平洋中央的薩摩亞,無一倖免。

一些愛斯基摩部落死亡率超過80%,薩摩亞的人口死亡率達到20%。

但是,在廣為報道的歐美各國,當時統計的死亡大多隻有幾十萬人,例如美國50~85萬人,英國25萬人,法國40萬人,加拿大5萬人,澳大利亞1.2萬人,日本39萬人。

唐駁虎:全球確診千萬死亡50萬,大災難何時到頭?

那麼,2500萬以上的死亡,主要都發生在哪些國家呢?

當然是極度貧窮落後的印度、非洲和舊中國,以及帝國列強的一系列殖民地。

▎1918年的日本

1918年流感當然也波及中國,第一個病例被報告的時間是5月30日,當天就有15人中招,該病蔓延迅速,不及一週租界工部局醫院就有50人入院診治。

這可以看作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瘟疫登陸中國之初的情景。6月1日的《申報》,發出了關於“風瘟”(傳統中醫所稱的呼吸道傳染病)最初的消息。

到了6月中旬,報道出現了明顯的變化,流感在上海已經造成人員死亡,且是 “晨發夕死”

與此同時,其他省市的疫情也陸續爆發,自廣州至東北,由上海抵四川,蔓延廣泛:

吉林:“時疫發生以來,居民罹患時症者不可勝數。商號因櫃夥染病者,多至不能開張營業。疫勢雖不甚劇,烈而蔓延甚廣,未可忽視。各中西醫院診治極忙。每日到院求診之人數,較平素多至數倍……醫士奔走不遑,臨門候診者尤絡繹不絕,足見時疫之一斑矣。”(《申報》6月6日)

湖北武昌:“目前疫症流行已遍武漢,而武昌一隅尤甚。聞武昌城內各住户幾無一家得免者。幸症尚輕微,死者甚少,惟傳染極速。”(6月12日)

湖南長沙:“湘城近旬以來因天時不正,又大水之後濕氣薰蒸,致發生一種類似癘疫病症,傳染極多。全城警兵之得此病症者已達三四百人,南門外某煉礦公司某工人患此者亦達百人上下,民間傳染尤夥,無處無之。幸病者尚易醫治,無性命之虞。刻下警廳已注意預防,正邀請中外醫士研究辦法。”(6月14日)

6月17日的《申報》還詳細報道了江蘇鎮江、揚州等地的疫情:他們的身體症狀先是腦痛、身酸,而後寒熱,傳染迅速,“朝發夕斃”。

在第一輪疫情當中,流感就猶如海嘯一般,快速席捲交通落後的中國, “傳染甚速”

北平、重慶患病過半,哈爾濱40%人被感染,學校停課,商店歇業。

上海、江蘇、天津、北京、河南、安徽、江西、山西、四川以及東北等地,均為疫癘所困。

到8月份前後,第一波疫情基本已經消退。同樣,在9月份開始的秋季第二波當中,中國同樣無法倖免。

死亡人數和蔓延區域,遠遠超過五六月那一次。

例如安徽省,疫症流行,傳染極廣,“病初起時,骨痛咳嗽,忽寒忽熱,往往視為熱症,誤投涼藥,因此喪命者時有所聞。”

但當時有報道最嚴重的地區,是浙江紹興的上虞西鄉。

10月19日的《申報》,刊發了一封來自紹興疫區署名“屠子香、裴麗生”的讀者來函,顯示出流感傳播的嚴重情形:

“甚至一村之中,十室九家,一家之中,十人九死。貧苦之户,最居多數。哭聲相應,慘不忍聞。”

“蓋自發現是疫以來,死亡人數己佔百分之十。棺木石板,所售一空。枕屍待裝,不知其數。”

值得一提的是紅會。當時的紅會會長沈仲禮聯合中國濟生會等組織,組建醫療隊奔赴疫區發放“濟生丹”等防止“時疫”的中藥或西藥。

但很顯然,用温涼寒熱來定性的流感病毒,離真相過於遙遠。人類還要過70多年,才能找到抑制病毒增生的特效藥。

10月26日,旅滬豫人金策澄給《申報》寫信,也講述了老家河南的慘狀:

“鄙人等近接家信,均言豫南七屬,因秋旱過久,瘟病大作,輕則寒熱,重則死亡。家家如此,莫能倖免。 無棺殮屍者遍地皆是,誠數十年來未有之大疫也。

棺材不夠用,乃至於屍骸曝於荒野,疫情之嚴重可以想見。

金策澄從媒體上得知,上海紅十字會已派員赴寧波、紹興進行救濟。他為故鄉呼救,表示“如有大慈善家聞而繼起,以拯吾鄉人於浩劫之中,則感激者不僅千萬人已也。”

安徽省亦是疫症流行,傳染極廣,“病初起時,骨痛咳嗽,忽寒忽熱,往往視為熱症,誤投涼藥,因此喪命者時有所聞。”

當然,由於當時紅會實際力量薄弱以及交通不發達等因素,其救助範圍主要在總部所在的上海及周邊地區,對於稍遠一些的地方如安徽桐城等處的求援,只能寄送藥物及藥方,無法派員前往。

直到1919年一二月間,中國報紙上關於流感的報道才日漸消退。

當時中國民不聊生,政府羸弱,統計能力欠缺,也不在乎多一個流感。所以,根本沒有統計數據,地方誌裏也往往缺乏精確的記載與統計。

只能估算出全國死亡人數在500到900萬之間。相對當時中國約4.4億人口,死亡率約1%~2%。

但真正的死亡人口最多的地區,還是 英屬印度(包含今天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國)。

印度的流感最早爆發於1918年6月的孟買市,然後傳播到旁遮普邦和今天的北方邦。

第二波爆發更厲害,因為大量為英國打仗的印度士兵開始陸續歸國了,印度西部、中部和北部的人口密集地區均受到重創, 某些地區的死亡率高達10%

▎1918年6月至12月,孟買,馬德拉斯和加爾各答的每週死亡率

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僅此一個邦就死亡了 300萬人。孟買的人口死亡率達5.5%,

最終,印度的死亡率被估算為4.5%。印度當時約2.7億人口,死亡人數估計在 1200萬以上

對當時17億人口的世界而言,全球因流感死亡人口2500萬人,總人口死亡率在1.5%左右。印度佔了近一半。

1918大流感教給我們的經驗

2005年,科學家通過各種方式採集到的的1918流感全基因測序最終證明, 這次病毒應該是源自飛禽,大約在1880年傳給家豬,開始 獨立演化

1918年初,完成最重要的分化, 傳入人類(流感本來就是人、豬、禽共患病毒系列)。

科學家們還用基因組序列復原了1918流感病毒,並研究了它在小鼠身上的毒力情況。

結果發現,這個病毒株的毒力非常強,可以在3到5天內殺死小鼠, 毒力水平比其他流感毒株高出50倍

而在實驗猴子身上,也復原了“細胞因子風暴”的狀況,證實了1918流感的威力。

歷史經驗更告訴我們:

1、1918大流感疫情的第一波暴發在3月至7月,相對温和,然而從9月開始的 第二波疫情來勢更為兇猛,以至於最終疫情導致的2500萬死亡中,大多數都是在當年9月至12月的三個月中發生的。

2、全球級別的大疫情, 疫情與死亡最慘重的,往往都是 貧窮落後的人口大國。

然而現實也告訴我們,很多國家都放棄了(歐洲通過慘重死亡,算是取得階段性遏制)。

全球日新增確診人數,從4月份的每天10萬人,已經增加到目前的每天20萬人。中國確診人數世界排名已經降到20名之外。

新增的高增長,主要來自印度、俄羅斯、巴西等發展中人口大國。

為重啓近乎癱瘓的經濟,印度、俄羅斯於6月初解除了全國封鎖令。許多企業、學校、商場等都已經開放。

而巴西更是總統博索納羅一直上躥下跳,公然反對各地方政府的封鎖令,巴西人自由奔放的性格也使得隔離令形同虛設。

現在,美國確診近260萬,巴西過130萬,俄羅斯63萬、印度53萬。這四個國家加起來就達到了507萬,佔全球確診人數過半。

除了醫學進步、科技發展,有哪些東西讓我們比100年前面對未知病毒時更有底氣?

並沒有。防控疫情的關鍵,仍然在於選擇正確的公共衞生干預手段—— 切斷傳播途徑

但是,世界大部分國家和地區,限於實際的國家動員能力與社會承受能力,無法選擇快刀斬亂麻的嚴格社會隔離手段,快速徹底斬斷病毒傳播,只能改短痛為長痛,放任病毒擴散。

當然,外部世界也分化為許許多多不同的國家,具體國家還得具體分析。

也有一些國家和中國一樣,基本實現了疫情“清零”。有的國家則沉淪在無邊的黑暗當中。

所以,在中國之外,全球疫情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結束。 即便有疫苗,完成接種至少還要2年。

這意味着,2023年之前,全球依然處於新冠病毒的威脅之下。世界分化為一個個孤島。

在國內保持疫情基本“清零”的同時,外部疫情的長期化將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威脅,唯有把好國門,才能實現疫情防控與經濟社會發展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