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父子”到死敵,李登輝和陳水扁的恩怨情仇“全透析”

從“父子”到死敵,李登輝和陳水扁的恩怨情仇“全透析”

2020年07月29日 18:06:47
來源:台海網

當初情同“父子”的二人,一步一步走向反目、決裂、對立。

陳水扁出獄後曾主動拜訪李登輝(網絡圖)

98歲的李登輝傳出病危,引發政壇高度關注,綠營蔡英文、賴清德、蘇貞昌今天都前往台北榮民總醫院探視。家住台南的陳水扁獲悉後,也搭車北上,趕赴北榮探視李登輝。而在陳水扁坐牢時,李登輝曾表示,“有生之年,絕不會去探視陳水扁”。

李登輝説,陳水扁在位時,政權、政治都有,應該可以做個很好的領導者,可是卻不好好治理,騙説要自由、民主,卻貪污吃老百姓的錢,儘想着一家人的利益,這種人不是真正的台灣人,“我死也不會去看他”。他又説,陳水扁涉貪問題要用司法來解決,不能用政治來干擾司法,陳水扁對不起台灣民眾,罪有應得。

曾幾何時,李登輝、陳水扁兩人的關係情同父子,李號稱是“台灣之父”,陳水扁自稱是“台灣之子”。李登輝的獨子年紀輕輕就去世,李登輝找到了陳水扁,視同親子,並培植他當上了台灣地區領導人。當初情同“父子”的二人,卻一步一步走向反目、決裂、對立。

陳水扁主動接近李登輝,“惺惺相惜”

主動接近 “惺惺相惜”

1994年台北市長恢復民選,趙少康、陳水扁、黃大洲三人角逐,趙少康反李出走國民黨,聲勢驚人。陳水扁主打快樂希望風靡台北,反而李登輝親點的黃大洲一直欲振乏力,選到最後倒數“棄黃保陳”,耳語四起。

緊張的不只是新黨,耳語中被放棄的黃大洲,更是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只好上衙門擊鼓鳴冤,按鈴申告。當然,“棄黃保陳”有可能是真有其事,也有可能是新黨的選戰操作,但是總是有一個背景,那就是李登輝對陳水扁的善意。選舉結果陳水扁當選,勝負已分,官司未了。當上了台北市長,陳水扁積極拉攏當時的李登輝,而李登輝也給予善意的迴應,大方的出借台灣地區領導人辦公場所前的廣場,讓陳水扁市長辦活動。

想要尋求連任的陳水扁,更是不吝惜地稱讚李登輝。陳水扁説:“我對李,我總是有這樣的一種心情感受,惺惺相惜。因為要推動改革,不是那麼容易。”

雖然連任失敗,但是陳水扁並沒有收回他對李登輝的尊崇,因為他有下一個更大的目標。

傳説中的“台獨教父”與“台灣之子”

“台獨教父”與“台灣之子”

扁李二人因為有着“台獨建國”的共同理念,一度關係甚篤。而兩人真正的密切交往始於1998年。當時,陳水扁在與知名媒體人胡忠信的一次會面中,表示他和李登輝約好在當年的12月24日見面。胡忠信靈機一動,給陳水扁講了《聖經》中摩西交棒給喬舒亞的故事(西方通常用“喬舒亞”來形容第二代領導人),並説李登輝一定感興趣。後來,胡忠信還在台灣綠媒上發表了一篇題為《超越悲劇與絕望》的文章,稱陳水扁將是“台灣的喬舒亞”。這篇文章引起了島內社會的廣泛關注,李登輝在會面時特意要求陳水扁閲讀此文。

2000年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時,為了爭取李登輝這個“台獨意識”的代表,陳水扁一再主動向當時還是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示好,強烈暗示自己才是“李登輝路線”的真正繼承人,而非國民黨提名的連戰。正是靠着李登輝的暗中支持和國民黨的分裂,陳水扁險勝。

當選後,羽翼未豐的他表面上十分“尊李”,在人事安排、政策路線等方面給足了李登輝面子:陳水扁選拔的“外交部長”田弘茂、“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和“國防部長”湯曜明等,都是李登輝的愛將;而在大政方針上,陳水扁也堅持李登輝的“戒急用忍”大陸政策。李登輝以“台獨教父”自詡,而陳水扁也以“台灣之子”自居,兩人在政治理念上形成“父子”關係。

李登輝、曾文惠夫婦的獨子李憲文壯年早逝,一直是夫婦倆多年來的隱痛。2001年扁登門拜會李。當扁得知自己與李憲文同年,便主動向曾文惠説:“你們可以把我當作自己的兒子。”李登輝夫婦聽後相當感動。李登輝特別號召國民黨“本土勢力”,另組台聯黨為扁“鞏固政權”。2004年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時,在民進黨組織的“牽手護台灣”的造勢活動中,已81歲高齡的李登輝賣力為扁輔選,大大拉抬扁連任選情。

“父子”翻臉互相攻擊

“父子”翻臉互相攻擊

而陳水扁本是聽話的兒子,2000年上任後,由於沒有治理的理念,更無治理之方,在各種危機下,常就教於李登輝。但是到了2004年陳水扁連任之後,可能是憑藉着自己得票率已過半,無需李登輝加持,因而疏遠了他。也有可能是李登輝怨恨陳水扁是“不肖子”、“扶不起的阿斗”,因而兩人的信任危機愈發嚴重。而且還搭上了私人恩怨,更是雪上加霜。

扁李“父子”翻臉的導火索,是2005年2月24日的“扁宋會”。扁借其與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達成“兩岸和平、防務安全、族羣和諧”等十點共識,向大陸展現善意,制衡國民黨。會後還發表聯合聲明批評主張為“台灣正名”、“制憲”的李登輝,引起了李的強烈不滿:“叫他去抓鬼,反而被鬼抓去!”隨後扁接受台灣三立電視台專訪公開批李,嘲諷李在任內不敢“正名”、“制憲”,卸任後卻一再鼓動他。扁甚至説:“他不要認為我像他兒子一樣,就把我當成他兒子來管,他説話應有分寸!”兩人關係陷入冰點。

陳水扁被關進監獄

扁早有預謀 多次威脅李登輝

2000年,在李登輝的幫助下上台的陳水扁,既希望得到李登輝的支持,也不願意李登輝做“太上皇”,因此一上台就開始利用情報機構查找李登輝貪污、犯罪的把柄,以便在必要時用以脅迫李登輝就範。

2002年,羽翼漸豐的陳水扁不滿李登輝對他指手劃腳,開始利用掌握的祕密資料威脅李登輝。同年2月,李登輝因肺炎住進了台北榮民總醫院。3月16日下午,陳水扁輕車簡從來醫院看望李登輝,兩人密會了1個小時。李登輝後來透露,當時,陳水扁故作神祕地從口袋裏拿出一張小紙條,指着上面的兩個名字説,李登輝的兩名隨扈“陳國勝”、“李忠仁”把“新瑞都案”的錢匯到了海外,暗示他知道李登輝用人頭賬户匯出5000萬美元鉅款,涉嫌犯罪的事。陳水扁以“問候病人”名義進行“政治恐嚇”,當時把李登輝氣了個半死。

除此之外,陳水扁還隨時利用其它弊案敲打李登輝。2003年3月,在陳水扁的指使下,民進黨“立委”葉宜津召開記者會,點名李登輝插手“拉法葉軍購舞弊案”,要求台灣有關部門進行徹查,民進黨另一名“立委”唐碧娥也在“立法院”進行附和,要求查處李登輝。陳水扁不時拿出李登輝的弊案,或明或暗地對李登輝進行敲山震虎,着實把李登輝唬得不輕,只好乖乖地配合支持陳水扁。後來,儘管李登輝涉案多起,但是在陳水扁關照下,只把李登輝執政時期的親信劉泰英判刑入獄,而李登輝得以全身而退。

2006年,陳水扁遭遇上台以來最大的危機,因為一連串的弊案,被泛藍陣營提請罷免,而陳水扁與李登輝的關係也陷入谷底。2006年6月27日,陳水扁罷免案表決前夕,李登輝強調“沒辦法跟不公不義的人站在一起”,“不公不義”指的就是陳水扁。

互相威脅,“要死大家一起死”

互揭傷疤 “要死大家一起死”

而每當陳水扁因為弊案遭到質疑和譴責的時候,他都把曾經的“恩人”李登輝拿出來做擋箭牌。早在2008年8月11日,得知洗錢案即將被揭發的陳水扁,在接受台灣《時報週刊》專訪、談到“國安”祕賬時,揭露李登輝在擔任台灣地區領導人期間,曾經將1000多萬美元(相當於新台幣3億元)公款注入李登輝所創辦的“台灣綜合研究院”。

陳水扁在這次訪談中説,李登輝涉嫌貪污的案件,儘管已經有25件被曝光,但還有75件弊案被他壓下來,是他本人8年來不遺餘力地保護着李登輝。陳水扁的揭發氣壞了李登輝。兩天之後,與李登輝關係密切的台灣《壹週刊》,隨即揭發陳水扁家在島外有祕賬,扁家洗錢案隨即引爆。洗錢案爆發後,陳水扁展開絕地大反撲,一路緊咬李登輝不放,擺出“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架勢,誓把李登輝一起拖下水。

陳水扁保外就醫出獄

此時87歲的李登輝可能無法想到,被家族洗錢弊案搞得焦頭爛額的陳水扁,在接受檢方偵訊時,為擺脱困境,竟使出殺手鐗——把李登輝也涉嫌洗錢的祕密資料交給了台灣特偵組。這對曾經的“台灣之父”與“台灣之子”,此時已經鳴鑼開戲,上演一出“狗咬狗,一嘴毛”的醜劇。

2008年8月14日,陳水扁在記者招待會上爆料説,李登輝透過人頭賬户向海外洗錢,匯出了10億元新台幣。李登輝立刻透過辦公室發表聲明,強調陳水扁的指控全屬“空穴來風、子虛烏有之事”。8月16日,特偵組首次搜查了陳水扁的家和辦公室。陳水扁當面指責特偵組人員:“為什麼不辦李登輝要辦我?”陳水扁後來多次到特偵組應訊時都質疑:“李登輝也把十幾億匯到島外,為什麼你們不偵辦?”

2008年9月5日,陳水扁在接受偵訊時,突然當庭拿出一個紙袋交給檢方。這份資料顯示,李登輝在任內的最後兩年,利用人頭賬户洗錢,16億元新台幣的“國安”祕賬中,有近10億元流向新加坡等多國後下落不明,部分資金也疑被用來炒股。這些錢都與李登輝有關。陳水扁據此向檢方告發李登輝貪污16億元新台幣。

2008年12月12日,陳水扁因涉嫌貪污、洗錢、偽造文書等罪行,遭特偵組起訴。在法庭上,他再次揭發李登輝洗錢,迫使檢方重啓“國安”祕賬案,以調查李登輝是否有洗錢和將數億公款挪作炒股、牟利之用。

陳水扁被判刑,李登輝説“沒什麼冤枉”

李登輝:自己做錯事,哪有什麼冤枉

2008年11月11日,陳水扁遭收押禁見,成為台灣地區第一位遭收押的卸任領導人,對於陳水扁被戴上手銬的時候大罵“政治迫害”,傳到李登輝的耳裏,他説哪有什麼“司法迫害”。

李登輝説:“自己做錯事,是非應該弄清楚才來,不要推給全世界,哪有什麼冤枉?政治、其他的事情都很清楚嘛。”

陳水扁執意要把李登輝拉下水,並利用其掌握的祕密資料,向檢方告發李登輝,讓李登輝暴跳如雷、憤怒不已。

2008年12月27日,特偵組發言人陳雲南證實,陳水扁揭發李登輝涉嫌以人頭賬户洗錢,將16億元新台幣轉至新加坡。李登輝生氣地迴應説,從以前到現在,陳水扁“講的話,有正確的嗎?”有媒體提到過去陳水扁與他曾經情同父子這一話題,李登輝説:“我沒有這款歹子(閩南話,意思為這種逆子),如果有這麼個歹子,我就糟了。”

陳水扁保外就醫後與家人在一起

李登輝批扁“歪哥” 不屑提扁名字

2009年11月,李登輝到台灣大溪鎮長老教會教堂證道,他引用聖經暗批陳水扁説,台灣“被一個歪哥斷送掉”,“這個人的名字,我連提都不想提”。

台檢方特偵組曾在2009年12月24日偵結“二次金改”和陳水扁家洗錢案。認為吳淑珍在2006年利用人頭以租代買的名義,預購兩户寶徠房屋,總價一億四千萬元新台幣,所用錢款均是扁家貪污款項。陳水扁女兒陳幸妤被檢方認定參與陳水扁家購買寶徠豪宅洗錢而被起訴。

陳水扁一度非常“尊李”

2010年6月28日,台北地方法院傳喚相關人員出庭,陳水扁表示,他原本期待卸任後回台北市民生東路老宅,但因寓所被人丟汽油彈,基於安全理由才決定到高雄市買房子。

陳水扁辯稱,李登輝卸任後所居住的翠山莊豪宅,也是先以別人名義購買,由台當局支付該人租金,最後李登輝把翠山莊買回。陳水扁不滿地表示,相較於李登輝,自己卻遭“洗錢”起訴,分明對他不公。

李暗諷扁:我養狗養羊都沒用“機要費”

2010年6月12日,陳水扁案二審判決結果出爐,對法官認定陳水扁一家,過去以“機要費”買愛犬的飼料、支付美容費,也都算因公支出,李登輝似有不同看法。李登輝表示,以前家裏(指官邸)養狗,都是吃侍衞吃剩的食物,養了好幾只羊,也是吃草地的草,沒有使用“機要費”。

對陳水扁案判決結果,李登輝聲稱,司法怎麼處理,他沒意見,且司法案件本身,外面的人很難看清楚,他不知道要怎麼説。

陳水扁大事紀

陳水扁質疑,李登輝説養狗、養羊都沒用公務機要費,大家相信嗎?“養狗養羊幾十只,不可能李登輝跟夫人親自養吧!官邸圍牆邊整排狗屋,羊圈是用公家的錢做的,照顧的人是接待室或警衞室的人員。不必買飼料,只靠吃草、喂餿飯可以存活嗎?如果下雨天沒草吃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