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戴耀廷被港大“炒魷魚”是香港教育界正本清源的開始

專家:戴耀廷被港大“炒魷魚”是香港教育界正本清源的開始

2020年07月29日 21:40:14
來源:深圳衞視-直播港澳台

亂港分子黃之鋒、戴耀廷、李柱銘共同出席美國某組織的活動

直新聞: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昨天正式決定解僱戴耀廷。戴耀廷在社交媒體上辯稱:此舉標誌着香港學術自由的終結。你對此怎麼看?

特約評論員 吳蔚戴耀廷這廝終於要捲鋪蓋走人了,他狡辯:將他解僱標誌着香港學術自由的終結。能夠恬不知恥地説出這種話來,證明戴耀廷的確是“老陰陽師”了。

要反駁他的這種謬論其實也不難:化學老師帶着學生搞毒品提純不是學術自由、會計老師教學生如何做假賬不是學術自由、歷史老師扭曲歷史給學生灌輸歷史虛無主義不是學術自由,那麼同樣地,戴耀廷這種法律系的老師教學生如何鑽法律的空子、鼓動學生搞什麼“違法達義”,當然也不會是什麼學術自由。這樣的“絕命毒師”被炒魷魚本不值得大驚小怪,然而在如今的香港竟然成了“大新聞”,這足以説明香港社會和教育界的奇葩與扭曲。

觀察香港局勢也有些日子了,我發現“自由”二字在香港社會被嚴重濫用。你有言論自由不意味着你有造謠生事的自由、你有集會自由不意味着你有暴力襲警的自由。每當那些暴徒幹盡狗屁倒灶違法害理之事,都會用“這是我的自由”來自我辯解、自我催眠。我認為,這些人用所謂“自由”去顛覆法治,正是香港亂起來的主要原因之一。要想重拾香港的繁榮穩定,我認為除了“止暴制亂”,更要用重典去一一顛破這些“偽自由”。也只有將戴耀廷這些沽名釣譽之輩關入法律的牢籠,香港教育界、學術界才能更好地擁有真正的學術自由。

從這個意義上講,港大校委會決定解僱戴耀廷,不僅沒有妨害學術自由,反而捍衞了學術自由。

香港大學的管治架構

直新聞:港大解僱戴耀廷一度遭致教務委員會的反對,解僱決定最終是由校務委員會做出的。你如何觀察這期間發生的種種博弈?戴耀廷被“炒魷魚”又會起到怎樣的震懾作用呢?

特約評論員 吳蔚要解構港大內部圍繞是否解僱戴耀廷展開的一系列博弈,我們首先要了解港大的管治架構是怎樣的。據港大官網介紹,學校的管治架構主要由:港大校董會、校務委員會以及教務委員會構成。校董會是全校規模最大的監督及立法機關;校務委員會則是港大的管治機關,負責管理大學的財務、人力資源及規劃學校的未來發展路徑;教務委員會則是學校的學術權力機關,負責規管所有的學術事務及學生福利。

此次港大解僱戴耀廷的決定是由負責人力資源管理的校務委員會,通過民主投票的方式作出,從權責、流程各方面來看都是完全正當的。

一個有趣的細節是,港大教務委員會7月上旬曾經煞有其事地對是否解僱戴耀廷進行過一輪所謂“調查”。他們認為在非法“佔中”事件中,戴耀廷有misconduct(行為不當),但並不足以構成解僱理由。可是戴耀廷被法院依法判處監禁十六個月的罪行是“串謀犯公眾妨擾罪”和“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港大教委會用“行為不當”四個字來概括戴罪之身的戴耀廷,你細品,是不是有點輕描淡寫的味道了。misconduct這個詞彙用mis-這個前綴,有過失之意,卻與Crime(犯罪)、Guilty(有罪)這些更嚴謹的詞彙相差甚遠。

這就是香港教育界的另一個問題:“黃師”之間“師師相護”、企圖法不責眾。回顧戴耀廷的種種作為,無論是當初策劃非法“佔中”,還是最近“攬炒派”所謂的“初選”,哪一個不是過界違法之事?這位港大法律系副教授知法犯法,已經走得太遠。在中國文化中讚揚老師都會用“園丁”、“桃李滿天下”這些詞彙,試問戴耀廷這些年在香港澆灌了哪些花朵,又結出了怎樣的果實呢?

也難怪梁振英先生會建議:戴耀廷欠香港社會的罪責太多了,不是革職處理、16個月的刑期就可以抵償的,應該把他的一切罪行追究到底。要我説,戴耀廷之流其實根本經不住法律放大鏡的審視,將他從港大掃地出門正是香港教育界撥亂反正、正本清源的第一步。

立法會選舉應該保障安全與公平

直新聞:另一方面,香港此輪疫情復燃頗為嚴峻,有香港媒體援引消息人士説法稱,今年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可能會延後一年舉行。你對此有何觀察?

特約評論員 吳蔚香港特區立法會承擔着重要的憲制職責,是特區管治架構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它的換屆選舉茲事體大,理應慎重。目前這條消息是由香港一家網絡媒體率先釋出,我認為它更像是一個“政策氣球”,各方都需要觀望一下,聆聽香港各界的反響如何。

根據《立法會條例》第11條,在每一屆任期完結後及換屆選舉前,行政長官可以要求立法會主席召開緊急會議,由上一屆議員繼續履行立法會議員職務。特首有權押後選舉14天並且不斷重覆。在法理上,延後一年是具備可行性的。

就我個人而言,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也是有正當性的,因為保障這場選舉的安全與公平是最重要的。

談到安全,我首先想到的是香港這一輪疫情復燃,情況的確比較嚴峻。社區傳播的源頭尚不明朗,進行立法會選舉這種很難避免人羣聚集的政治活動,顯然不利於疫情的防控。香港市民的健康與安危顯然應該放在首要位置進行考量,政治選舉的初衷也是為了服務香港社會,因此,倘若港府出於疫情防控的需要主張推遲立法會選舉,我認為是名正言順的。

另一方面就是選舉的公平性問題。剛才我談到了戴耀廷,前不久他帶着一幫人搞什麼所謂的“初選”,這不僅違反香港特區的選舉辦法,更觸犯了香港國安法第22條,他的最終目的就是控制立法會、否決財政預算案、癱瘓特區政府、“攬炒”香港。選舉舞弊是重罪,放任這幫人擾亂立法會選舉,顯然讓公平性蕩然無存。

此外,2020年立法會選舉是香港國安法在港實施後舉行的首次選舉,參選人的所作所為必須要符合國安法規定。如果他們連香港基本法都不擁護,還有什麼資格依照基本法去履行立法會議員的職責呢?目前,不少有意參選的仍然沒有簽署這份最起碼的“確認書”。這樣的人去參選,是不是也挺荒唐的?

我留意到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的消息出來後,不少“泛民”人士有些着急。黃之鋒的同黨羅冠聰就跳出來放話,説所謂“延期一年選舉,將遭致新一輪的國際制裁。”這幾個小“港獨”啊,又説漏嘴了。香港特區立法會選舉是中國的內政,其他國家無權干涉,更沒有任何制裁的正當理由。羅冠聰這句話恰恰就是“挾洋自重”的不打自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