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駁虎:印度疫情爆發,有三件怪事值得注意

唐駁虎:印度疫情爆發,有三件怪事值得注意

2020年09月11日 17:57:53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示:

1、印度真實感染規模如何?通過血清抽測調查推估,印度總感染人數為1.8億。按目前趨勢計算,年底總感染人數將為5.6億人,抗體的保有率將達到40%。

2、相對於巨大的感染規模,印度的死亡人數較少。其感染-死亡率只有0.05%,已經接近通常年份流感的致死率。

3、新冠在印度死亡率低的原因。一個原因是人口結構年輕化,另一個是猜想是印度次大陸長期病毒肆虐,部分印度人對新冠有一定免疫能力即背景免疫。

4、同時,全球新冠病毒的致死率都在下降。原因是病毒突變演化向着傳播性更強、致死性更弱方向發展。數據推斷,經過長時間培養篩選,其毒性減低到1/13。

5、印度爆發式增長的原因是為了保住經濟,無法阻斷人羣流動。印度要實現“羣體免疫”,還需要再感染9.4億人,死亡人數預期為20-38萬人。但這樣的免疫效果並不持久,未來印度的疫情與死亡還要長久持續。

近期,印度又在中印邊界挑事了。大家也都知道,這是為了試圖轉移國內疫情爆發、經濟衰退的矛盾,想讓民眾的目光聚焦中印邊境。

本週三(9月10日)印度官方公佈,新冠疫情單日確診人數飆升到了9.5萬(美國最高是7.5萬),而總感染人數已達447萬人,超過了巴西,“躍居”世界第二 。

當然,本系列的讀者都知道,核酸檢測的確診人數僅有參考價值,根據各國檢測規模、力度的不同,真實的感染人數一般是5~20倍起跳,具體則需要通過血清抗體抽測的辦法,來推估。

而對於印度這麼一個特殊的國家,真實感染人數的倍數,會更大得多。

近2億人感染的第一大國!

印度國家疾控中心在6月27日至7月10日對德里(印度首都圈、1900萬人)11個地區進行了首次抗體抽檢。

共有21387人接受檢測,結果有22.86% 的人有抗體,顯示他們曾經感染過病毒。

其中8個地區的感染率均在20%以上。這意味着大德里曾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差不多達到了440萬。

到8月初,又進行了第二輪抗體抽測。結果15000多人當中,擁有抗體的比例增加到了29.1%。

並且即便是德里最富裕、條件最好的新德里地區,也有24.6%的樣本檢測出抗體。

這也意味着德里已有550萬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並已經康復。

更“領先”的數字在2200萬人的最大城市圈孟買,早在7月初,就在市區、東郊、西郊的三個社區取了6936個樣本進行抗體檢測,這三個社區覆蓋了180萬人口。

檢測結果顯示,來自貧民窟的樣本有57%含有抗體,非貧民窟則是16%。總數平均下來,超過40%的受測者已產生抗體。

在孟買附近的印度第八大城市浦那,更是51.5%的受測者具有抗體。

其中貧民窟居民為56~62%,平房居民的陽性率49%,公寓樓中產也有33%。

抗體就意味着這批人已經感染過了病毒,然後在輕微症狀甚至無症狀的情況下就痊癒了。

目前最新最完整的抗體抽樣統計,來自印度一傢俬人病毒檢測機構——Thyrocare實驗室。

他們在全印度600個城市進行了27萬例抗體檢測,9月初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在過去的7周內,該機構26%的受檢者血清中已經可以檢測出新冠病毒抗體。

當然,作為輸入性的病毒,總是先在國際交往中心的大城市爆發,然後逐步擴散到中小城市、農村。

傳播中心孟買、德里和600個城市的感染比例,還不能直接推算到印度全國。

對於城鄉感染比例,《印度斯坦時報》對官方的核酸確診人數進行了統計分析。

按照城鄉人口比例,印度734個行政區被劃分為5個檔次,分別是:完全城市、城市為主、城鄉各半、鄉村為主和完全鄉村。

報告顯示,進入8月份以來,在584個鄉村為主和完全鄉村的行政區中,核酸確診人數已經佔到全國確診人數的55%。

而以新德里、孟買等大都市組成的16個完全城市行政區中,確診人數只佔到全國的13%。

這組數據與4-6月的疫情初期呈現出顯著差異。

當時,大都市的確診人數佔全國的44-48%,而鄉村為主和完全鄉村的行政區只佔到22-28%。

這些變化顯示,8月份以來印度疫情傳播已經以農村地區為主,進而支撐了確診人數的持續高漲。

其中,印度侵佔的中國藏南地區已有超過3500人確診。

就連遠離印度本土的安達曼羣島上的瀕危部落,也有多人被確診感染新冠。

總的來看,到現在城市累計確診人數為2/3,農村確診人數為1/3。而印度城鄉人口比例正好反過來,城市佔1/3,農村佔2/3。

我們可以推估,現在印度農村的感染比例大約是城市的1/4,也就是7%左右,並且在增長。

所以,對於印度14億人口,推估總感染人數大約為1.8億人,其中城市1.2億,農村0.6億。

按照目前的趨勢計算,到今年年底,印度全體人口的抗體保有率將達到40%。也就是5.6億人。

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

作為上半年歐洲的重災區,意大利衞生部和國家統計局為了調查疫情的實際情況,從5月下旬開始用3周時間,對全國各地區按比例分配的6.5萬人進行了抗體檢測。

8月3日發佈的報告指出,全國人羣的平均新冠抗體陽性率為2.5%,據此估算實際感染病毒的人數為148萬。

而截止到6月中旬同期,意大利累計報告確診人數為近24萬人,抗體抽檢推算的數字是核酸確診人數的6倍。

在三個月近150萬人感染的情況下,意大利新冠病毒死亡人數超過了3.5萬人,確診-死亡率14.6%,實際感染-死亡率也有2.3%。

百毒不侵的印度人?

然而,對於數以億計的感染人口,印度的新冠死亡人數卻出人意料地少。

迄今“只”死亡了7.6萬人,在三個數百萬確診量級的大國——美國、印度、巴西里面,死亡人數也明顯最少。

美國死亡已近20萬,巴西也有12.7萬,印度卻只有7.6萬。

相對來説,因病身亡的人數是最可靠的數據。即使考慮到有部分窮人可能未進醫院就去世,把印度的總死亡人數提高到9萬人。

那從測算曾感染人數1.8億人算起,新冠病毒在印度的感染-死亡率只有0.05%,萬分之五,每1萬人感染只死亡5人。

這甚至已經接近通常年份流感的致死率!

為什麼新冠在印度造成了爆炸級擴散,卻沒有造成爆炸級殺傷?

之前説過的人口結構年輕化是一個原因,但現在科學家還有一個猜想,就是印度次大陸上長期有各種病毒肆虐,尤其是冠狀病毒間歇性流行,不斷收割淘汰不適應的人羣基因。

因此,相當一部分印度人對類似的新冠有一定的免疫能力(學名叫"背景免疫"),造成死亡率遠低於其他地區。

所以説,骯髒不堪的恆河水,極度髒亂差的環境,平時是衞生與健康的噩夢。但在大瘟疫之下還總算有點“好處”。

另外,現在新冠疫情在全球都出現了死亡率的普遍下降。

美國確診100萬的時候就死了5.6萬人,現在確診超過650萬了,也“只”死了近20萬人。

如果症狀-求醫-確診的比例大致不變,這可以代表病毒的致死率下降了近一半。

這個更加根本的原因,問題就涉及到病毒乃至生物的本質之一了。

世界最快的“病毒培養-篩選皿

除了繁衍和傳播的生物動力本能,病毒本身沒有意志和意識。除了鳩佔鵲巢侵入宿主細胞以圖繁衍,並因而產生相應炎症損傷,殺死宿主也不是病毒的目的。

而從“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生物演化規律來看,病毒每一代的複製繁衍,都會產生不同方向的基因突變。

但只有更有利於繁衍傳播的有利變異,才能通過環境的篩選,以“適者生存”的方式保留下來。

因此,傳播最廣泛的病毒並不是最致命的,而是能夠感染最多的宿主。毒性強一下子把宿主弄死的話,病毒就沒有機會繼續傳播了。

通過自然篩選,最後大範圍傳播的都是致病致死性相對較弱的毒株,這就是病毒的一般傳播規律。

所以,病毒進行繁衍、變異、傳播、演化,理論上都會變得更温和、更隱蔽,傳播性更強,致病、致死性更弱。

當然,宿主的免疫系統也不是吃素的。弱的病毒總會很快在體內被清除。

於是很多人無聲無息地感染,又無聲無息地痊癒了……

當全世界實驗室都在埋頭研製疫苗,全世界人民都在翹首期盼疫苗的時候,結果印度通過全民人體試驗,率先"人肉"篩選出了減毒病毒,並已經感染了1.8億人,12.85%。

印度放棄了防控,擁擠的城市與極高的人口密度,把整個國家變成了最快速的“病毒培養-篩選皿”。

對比世界上半年的數據,現在印度已經把病毒的感染-發症率從約1/10降低到1/340,發症死亡率從5.5%降低到1.7%,感染-死亡率更是從0.65%降低到0.05%,相當於毒性降低到1/13。

但即便如此,靠自然選擇付出的代價就是死亡至少7.4萬。現在每天還在死亡1000人。

虎頭蛇尾,匆匆放棄的隔離

如果要説印度政府對疫情沒有過努力,那確實也不對。

在3月24日,當時印度確診人數只有536人時,莫迪就下了狠招,宣佈全國封鎖21天,一切交通運輸停運,各大商業場所關門,工廠停工,人們只有在需要看病買藥、購買必需生活物資的情況下才能出門。

印度的措施看似非常得力、迅速,也被稱為"全球最嚴封鎖令"。

因為製造業和服務業的完全停頓,印度封城第一個月(4月),失業人數達1.215億,食品供應鏈也岌岌可危。

但疫情擴散卻並未停頓。貧民窟人口稠密、公共衞生條件極差、完全沒有隔離條件,使得隔離措施僅僅延緩而非遏制病毒擴散。

在失去了工作和收入、也無法坐車回家的情況下,數千萬農民工只好走上公路,隨着人體的洪流,步行回到遙遠的村莊,不少人在長途跋涉中喪生。

據官方最新數據,二季度印度GDP同比萎縮23.9%,不僅創下歷史記錄,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也是最差的。

為重啓近乎癱瘓的經濟,印度很快逐步放鬆直至6月初解除了全國封鎖令。疫情也隨之出現了爆發式的增長。

印度疫情展望

但是,雖然已經感染了1.8億人,但佔印度人口的比例仍然只有12.85%。

本系列文章的讀者都知道,要在人羣中真正阻斷病毒傳播,擁有抗體或免疫記憶的非易感人羣,所佔比例需要達到80%以上。

那麼要達成這個目標,印度還需再感染9.4億人。死亡率按不變計算,還需死亡38.6萬人。假設能夠減半,也要再死小20萬。

而且同樣大家知道,通過微量低毒性病毒形成的抗體免疫(也叫體液免疫)是不可靠的,無法形成記憶T、B細胞(細胞免疫),也就是沒有免疫記憶。

T細胞可以有效尋找並摧毀感染新冠病毒(黃色)的細胞(綠色)

隨着IgG抗體快速衰減分解,他們在2~3個月後將再度成為易感人羣,現在已經有大量新冠痊癒者再感染的報道。

科學家們對抗體衰減速度也已經得出了定量研究結果。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醫學院團隊對新冠輕症患者的精確測量與追蹤檢測結果提示,抗體的半衰期約為73天(95%置信區間52-120天)。

也就是本來抗體濃度就不高,每2個半月體內抗體水平就減半。

那麼印度的疫情與死亡還要長久持續,無法單向度地達成“全民感染、全民免疫”的效果。

在邊境挑事,刺激挑逗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是印度政府在疫情蔓延、經濟崩潰這兩個在任何一個都足以導致政府垮台的災難重創下,苟延殘喘甚至有可能翻身的唯一辦法了。

當然,這裏面還有更深層次的經濟“去中國化”、對抗中國的目的。需要更深入的分析與解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