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駁虎:十年九相,對華友好的日本首相都怎麼被坑的?

唐駁虎:十年九相,對華友好的日本首相都怎麼被坑的?

2020年09月17日 19:09:10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示:

1、日本首相頻繁更迭,包括黨內鬥爭、執政壓力、黨際對抗、選舉需求都會成為原因。更多時候醜聞頻發、身體原因,首相“自發辭職”也比較常見。

2、小泉純一郎上任前,日本首相在十餘年間幾乎一年一換,小泉藉助“經濟自由化”讓日本經濟連續69個月增長,自己也留下了創紀錄的三任首相任期。

3、但此後接班的安倍晉三多名閣員醜聞連續爆發,政治壓力下腸炎爆發匆匆辭職。接着福田康夫受到“密室協商”等醜聞影響辭職,繼任麻生太郎上台即遭到金融危機打擊,支持率暴跌。

4、2009年大選,日本民主黨大勝上台。但因為三任領導人皆為理想主義者,出台改革政策把企業、工會、官僚、政客等各方力量得罪。三位對華友好的首相,竟在各方力量的裹挾下,把中日關係推到了戰後最壞的冰點。加之趕上百年不遇的大地震,民主黨又毫無懸念地四分五裂。

日本換首相是怎麼回事?

首先要知道,在實踐中,日本首相(內閣總理大臣),就是國會眾議院最大黨的黨首(總裁),也即“總裁、首相一體制”。

這樣,首相職務既要基於民眾-議員-政黨的議院社會選舉,獲得執政黨資格;又要基於黨內的總裁選舉,獲得黨首資格,是一種“選上加選”的複雜制度。

而眾議院465個席位的選舉,按規定是四年一次,由全國285個地方選區選出各1名直選議員,以及11個大選區依據當地政黨得票比例分配的180名政黨議員組成。

因此首相的理論任期是4年。而且日本法律裏沒有規定日本首相的連任期限,理論上只要所在黨派一直贏得眾議院最大黨,就可以一直做下去。

但在實際的運作過程中,除了眾議院選舉的執政黨因素之外,黨內的權力鬥爭、執政的政治壓力、黨際對抗,乃至選舉需求都會成為影響首相更迭的重要要素。

這才造就了日本首相更迭頻頻的原因。

由於眾議院選舉4年一次,通常情況下,雖然首相更迭,但執政黨並未輪換,而是由黨內實力政客輪流接任總裁-首相。這也是日本首相更迭的第二個基本特點。

另外,首相擁有解散眾議院,提前重新大選的權利。

在實踐中,執政黨黨首常在形勢有利時,為了擴大本黨議會優勢而動用這項權利;或在形式不利時,放手一搏。

而如果在野黨等能夠通過對內閣的不信任案,首相也必須解散眾議院重新大選或辭職。

政黨對抗的複雜多元,也塑造了日本首相換人換馬頻頻的現象。

還有更多時候,比如執政不佳支持率低下、醜聞爆發、以及個人身體原因,在面臨各種壓力的情況下,首相“自發辭職”也是常見的現象。

日本政治20年:風光的小泉

大部分當代中國人現在還能記起來的21世紀前10年日本首相,應當是因多次參拜“靖國神社”而臭名昭著、遭到中國人痛罵的小泉純一郎。

然而,小泉純一郎在日本國內的支持率很高,以至於在安倍之前,創下了日本歷史上第三在任時間的紀錄。

自日本進入平成年間,受經濟泡沫破裂的影響,已經換了10任首相,幾乎一年換一個面孔,宇野宗佑和羽田孜更是才坐上首相2個月就被轟下台去。

包括自民黨也在1993~1996年短暫丟失政權。所以從哪方面看,2001年上台的59歲小泉(1942年生)都不像能坐穩的樣子。

然而,在一羣經濟專家的輔佐下,奉行“經濟自由化”的小泉讓日本的經濟擺脱了長達10年的“平成不況”。

從2002年2月開始到2007年的10月,日本經濟連續69個月經濟增長。以出口型產業為中心的日本企業紛紛刷新了自己的最高盈利紀錄。

日本股市大幅度攀升,證券市場活躍,企業的合併收購增加,企業也提高了分配的紅利。

小泉的外交政策雖然倍受指責,但也沒有對日本造成什麼實質影響。

事實上小泉除了應對當年對“遺族會”許下的承諾,而每年參拜靖國神社以外,並沒有其他出格的舉動。

當然,日本的經濟復甦有中國加入WTO後經濟爆發式增長作為歷史背景。小泉修正了派遣法,給企業僱用非正規僱員提供了方便,事實上降低了勞工福利,拉大了貧富差距。

但不管怎樣,小泉留下了創紀錄的三任首相任期(2001年4月26日—2006年9月26日)。

2006年9月,在提前新一輪大選大勝後還不到一年,小泉宣佈辭職,不是因為別的原因,而是因為當時的黨內規定:

自民黨的總裁任期為3年,最多連任2任。

小泉2001年當選自民黨總裁併接任首相,這時離自己的6年總裁任期只剩下半年時間。

於是在聲望的最高點主動退任,交班新人。

狼狽的安倍,倒黴的公子哥

2005年10月,贏得眾議院大選的小泉開始了第三次組閣,其中主要人物麻生太郎、谷垣禎一、福田康夫、安倍晉三這四位干將引起了各方的注意。

媒體做了一個造語叫“麻垣康三”,取了四人名字中的各一個字,意思就是小泉的後任肯定是其中的一個。

結果在總裁選舉中,52歲的年輕安倍(1954年生)順利當選,小泉隨把大位移交給安倍。

2006年9月26日,安倍也成為日本首位戰後出身的首相,也是戰後最年輕的首相。

結果公子哥安倍接過大好的局勢沒幾天,媒體爆出自民黨內閣的特命大臣佐田玄一郎、文部科學大臣伊吹文明、農林水產大臣松岡利勝等一大堆大臣,他們的政治資金收支報告書,都有弄虛作假、虛報開支的情況。

辭職還不算,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涉嫌權錢交易的松岡利勝懸樑自盡了。這是日本二戰以後第一位自殺的在任內閣大臣,相當轟動。

在野黨一看把人逼死了,又開始變着法繼續罵安倍。説我們不過是讓他説清楚而已,沒想把松岡怎麼樣,500萬日元不過30來萬人民幣,至於要人命麼?是你不讓他早點説實話,才搞到這個地步。

更糟的是,接任農林水產大臣的赤城德彥、遠藤武彥又因為同樣的事件被迫辭職。

連續三任農林水產大臣出事,再加上勞動厚生大臣柳澤伯夫、防衞大臣久間章生,因失言被迫辭職,安倍內閣焦頭爛額。

當時柳澤伯夫稱“女性的人數已定,如同生產的機器數目已定,惟有要求她們個個努力生產。”

而久間章生稱“日本被扔原子彈也是沒有辦法呀,要不然戰爭結束不了。”

正是閣員一個個醜聞的連續爆發,打亂了自民黨原本優勢極大的盤面。

2007年7月的參議院改選,因為安倍內閣的一系列問題導致了民眾的不信任,最終民主黨大勝,和其他在野黨一起把自民黨的席位壓迫到半數以下。

雖然自民黨仍控制着眾議院,按照“眾議優先”的原則,在重大決策中依然有主動權。

但因為參議院被在野黨控制,可以拖延法案的實施,於是開始了拉鋸式國會。

更重要的,這場勝利一掃在野黨多年的的低迷,對於民主黨來説,“政權更替”已經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了。

8月,安倍出訪東南亞,回來之後就開始拉肚子,連之後的APCE首腦會議都沒能參加,2007年9月12日,安倍突然以腸炎為由,宣佈辭職,結束了自己一年的第一次首相任期。

同樣狼狽的福田、麻生

2007年9月25日,71歲的福田康夫(1936年生)接任首相。

福田康夫是前首相福田赳夫的長子,日本也首次誕生了父子兩代首相。而正是1978年福田赳夫擔任首相期間,中日兩國簽署了《中日和平友好條約》。

上任後三個月,12月27日至30日,福田康夫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

次年5月6日至10日,中國國家主席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中日兩國又簽署了第四個雙邊關係文件《中日關於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的聯合聲明》。

另外,在辭任首相之後,從2010年至2018年,福田康夫一直擔任博鰲亞洲論壇理事長,從74歲一直幹到82歲。與中國的關係已經不能僅用友好來形容。

但福田康夫上台之後,就飽受拉鋸式國會的折磨。

福田只好找到民主黨的總裁、著名的厚黑學大佬小澤一郎講和、談妥協。

小澤一郎曾是田中角榮手下“四大金剛”之一,長於“幕後操縱”,在自民黨影響力不凡。後因被派系夾攻等原因退出自民黨,並拉走43名議員。2003年小澤加入日本民主黨。被當時的首相小泉純一郎視為勁敵。

小澤一郎同意了,然而回去和民主黨要員商量時,鳩山、管直人等民主黨的巨頭都表示反對。此事告吹。

不僅沒有成功,當這件事被媒體曝光之後,日本民眾和自民黨黨內對憨厚老實的福田,居然去找對手講和觀感極差,出乎意料。( 很多人認為這是老謀深算小澤故意布的一個局,目的就是搞臭福田。 )

再加上2008年“中國毒餃子事件”的影響,日本輿論紛紛指責福田康夫對中國不夠強硬,導致福田的支持率從剛開始近60%暴跌到20%左右。

毒餃子事件是指2007-2008年,日本有10人在吃過河北一食品廠出口到日本的速凍水餃後出現中毒症狀。中國也有4名消費者出現中毒症狀。兩年後的2010年3月,河北警方宣佈偵破此案。對工廠待遇不滿的投毒犯呂月庭被捕,後被判處無期徒刑。

2008年9月1日,因黨內外鬥爭壓力,福田康夫突然宣佈辭職,和安倍一樣放棄首相職位。

福田康夫辭職後,68歲的麻生太郎(1940年生)於9月24日終於如願接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

麻生家世顯赫,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公子哥麻生卻是個讀書不行、識字不多、不堪大任的“老爺”,也是出了名的大嘴巴。

麻生和媒體關係極差,麻生對媒體記者極盡“毒舌”,日本媒體同樣也拼命黑他,也是因為他實在黑料、笑料太多。

更糟的是,10月16日,美國金融危機開始影響到了日本,日本股市重創,當日跌幅11.14%,僅次於泡沫經濟崩潰的那天跌幅。

麻生內閣從一開始接近50%的支持率,這時就跌了一半,後來還跌到13%。麻生內閣又勉強維繫了自民黨一年執政。

2009年8月30日眾議院選舉,日本政治改天換地的時刻終於到了。

民主黨——其興也勃,其亡也忽

民主黨是1996年從自民黨分裂出去的鳩山由紀夫(創黨大佬鳩山一郎的長孫),聯合菅直人等人創建的。

後來又吸收了諸多由自民黨分裂出去的反對小黨政客力量,逐漸壯大為日本政壇第一大在野黨。

在安倍、福生、麻生三任自民黨總裁的失敗任期後,尤其是全球金融危機的不景氣中,2009年很多日本人認為,誰上台都比自民黨強,更何況高舉改革旗幟的民主黨。

在全國各地選區,民主黨一大堆年輕議員,紛紛砍瓜切菜一般,大勝自民黨的老牌政客。

自民黨選舉前有300個席位,選舉後還勝119個。民主黨則從126席變成了318席。

而民主黨優勢之大,以至於到了最後有2個比例區的政黨席位,民主黨已經派光備選名單,只能把這2個席位讓給了別的政黨。

2009年9月16日,在退出祖父創建的自民黨16年之後,62歲的鳩山由紀夫終於成了新的首相,那一刻,他躊躇滿志。

鳩山由紀夫內閣

鳩山雖是世家子弟,但學習很好,東京大學應用物理本科,美國斯坦福大學工業工程學博士。

民主黨執政三年多,鳩山由紀夫、菅直人、野田佳彥接連出任首相。該黨整體重視對華關係,個人對華友好:

菅直人、野田佳彥都參加過1984年的日本三千青年訪華團,鳩山由紀夫的父親則是活動組織者之一。

菅直人更是1999年訪問中國時,就專程趕赴盧溝橋抗日戰爭紀念館敬獻花籃。

鳩山由紀夫在上台時,率領民主黨上百名新人議員等,組成600人規模的訪問團訪華,盛況空前。

在下台後,又於2013年1月以個人身份對中國進行了訪問,並參觀了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成為第3位參觀過該紀念館的日本政要。

菅直人,東京工業大學應用物理系畢業,曾是學運積極分子

然而,鳩山由紀夫、菅直人、野田佳彥三人全都是理想主義者,以為可以甩開官僚系統,按自己的設想改造日本,但很快就付出了代價。

他們厭惡實際操控政府運作的官僚(公務員),認為必須把官僚系統完全置於政治家指揮下,當做馴服的工具人。

他們要求美軍撤出沖繩基地,幾次對奧巴馬喊話;他們還對操控日本輿論很深的媒體深惡痛絕。

野田佳彥,擔任過消防員、家庭教師,是“日本最窮首相”

結果這些力量使用了自己不同的手段,讓他們全都付出了教訓。民主黨僅僅維持了3年,不但丟掉了政權,還分崩離析。

很快,東京地檢特搜部查出鳩山的“政治捐款問題”(實際上是鳩山的富家媽媽直接補貼自己兒子),鳩山便於2010年6月2日,被迫辭職,任職才9個月。

接任的菅直人,9月份又遇上了日本海上保安部扣押、起訴中國船長詹其雄事件。這事同時激化了內外矛盾,並導致支持率從60%暴跌到20%。

在這裏面,黨內反華的極右派、國土交通大臣前原誠司起到了極壞的作用。

當然,和之後的311東日本大地震比起來,以上都是小事。

2011年3月11日,地震發生時正在菅直人正在國會開會,表現鎮定

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以及隨之而來的福島核電站事故,日本救災處理的萬般垃圾表現,已經無需累述了。

但人所不知的是,這背後菅直人內閣已經盡力了,數個晚上徹夜不眠,策劃救災。

然而,民主黨上台以來一直奉行制約、打壓官僚體系的路線。

技術官僚們本來就對民主黨恨之入骨,這次正好冷眼旁觀、裝模作樣、淨幫倒忙,等着看民主黨內閣笑話,成功甩鍋。

再加上和民主黨不對付的眾多媒體的推波助瀾,菅直人的內閣就像在311大地震中啥都沒幹,樹立起來了一個沒有領導能力、無知、失職的愚蠢形象。

本來民主黨的政權就搖搖欲墜,再經過311大地震的衝擊,菅直人的支持率只剩15%,如同在風雨中搖擺的一艘破船。

到了8月,死撐了幾個月的菅直人正式辭職,在位15個月。

理想主義者悲壯的結束

2011年9月2日,野田內閣接班啓動,12月25日野田佳彥出訪中國。

雙方商定為修復雙邊關係,迎接201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1972.9.29)40週年,準備各項活動。

2012年一開年,北京故宮博物院派出國寶《清明上河圖》,到東京國立博物館舉辦大型展覽。1月16日,日本皇太子德仁晚間專程到東博,觀看《清明上河圖》。

按預定計劃,這僅僅是201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40週年一系列紀念活動的開場。

但開展後第二天,沖繩縣石垣市地方議員等4名右翼分子就登上了釣魚島,拉開了當年中日之間圍繞釣魚島的一系列對抗:

3月16日,中國海監50、66船首次駛入釣魚島附近海域進行巡航。8月15日,香港人士衝過日本攔截,登上釣魚島宣示主權。

9月11日野田佳彥政府按自以為是的想法,決定向“土地權所有者”“購買”釣魚島,以“息事寧人”。結果中國各地爆發強烈抗議浪潮。

……這時候誰還來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0週年”?

原本對華最為友好的三位民主黨人士,竟然在首相任上,被各方力量裹挾,把中日關係推到戰後最壞的歷史冰點。

當然,還有經濟上不景氣等重要原因,野田佳彥的支持率更是一塌糊塗。黨內已經開始分崩離析。

本來,大家盤算着,野田佳彥也就繼續死撐一年,賴到2013年選舉下台也就行了。

但沒想到,就在2012年11月,剛剛重新當選自民黨總裁的安倍晉三,還在琢磨着怎樣給民主黨找茬的時候,野田首相直接一句:“你要是支持削減國會議員數量法案,我就解散議會(重新大選)”。

這讓安倍都驚呆了。難道野田不知道,在風雨飄搖之際提前大選,這就等於提前自動下台,結束民主黨執政了麼?

野田當然知道,一是自己繼續呆在台上也沒意思了;二是削減國會議員定員40名,這樣可以節約經費,減少選舉負擔,符合自己的政治主張。

不就是首相位置麼?安倍你想要我給你,只要你能通過我希望的法案。

必須説,真正草根出身的野田佳彥不是政客,是真正理想主義的政治家,一直想要實現自己改造日本的政治抱負。

野田任上在反對聲浪中提出增加消費税法案,因為必須增税,否則政府無法維持,為此不怕得罪民眾。堅持改正退休金法案,退休金提高到65歲才可以拿,否則福利壓力太大,為此不怕得罪工會。

最後,民主黨的種種改革政策,把企業、工會、農協、地方、學校、官僚、政客,乃至民眾、中國、美國全部得罪了個遍,還遇上一個百年不遇的地震,也是夠悲壯的。

下台後的野田佳彥(左)與菅直人為繼續競選議員在街頭演説,幾乎無人駐足聆聽

同樣,民主黨在失敗以後,毫無懸念地繼續四分五裂、分化重組。很長一段時期,日本政壇連個像樣的第二黨(在野黨)都沒有。

安倍幸運的第二次執政

時隔3年,2012年年底的大選其實一樣毫無懸念。

2009年民主黨怎樣高歌猛進拿到的政權,2012年就是怎樣稀里嘩啦丟掉的。幾乎就是三年前的再現,只是攻守雙方調轉。

安倍第二次上台,面臨第一次上台截然不同的局面。經過民主黨三年折騰,民眾們都明白,還不如把自民黨請回來的好。

自民黨重新一家獨大,在野黨內鬥都還沒鬥完,根本無法與安倍抗衡。

更重要的,安倍第二次執政排除了豬隊友,運氣很好。本人也非常合格,很好的平衡了各方面的關係,取得了不錯的政績。

而安倍政績最關鍵的因素又是什麼呢?很少人知道,不是別的,是一項令人意想不到的因素。詳情見下期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