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部被留置前向大師求救,中紀委:荒唐幹部不信組織信大師

幹部被留置前向大師求救,中紀委:荒唐幹部不信組織信大師

2020年10月16日 07:28:44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10月15日消息,近日,安徽省滁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原書記、管委會原主任盛必龍,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在被留置前三天還向大師“求救”的行為一經披露引發各界關注。

2018年,盛必龍為謀求職務調整,經人引薦在北京結識了號稱在中央黨校工作的“陳教授”。後經調查發現,“陳教授”實為無業人員程某(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他與盛必龍接觸的目的,就是以幫助盛必龍買官為幌子詐騙錢財。盛必龍被矇在鼓裏,竟信以為真地將“陳教授”奉若上賓。

在結實識後不久,“陳教授”便向盛必龍提出,在北京買房缺錢,盛必龍遂向他人索要了200萬元送給他。2019年3月,盛必龍察覺到組織在調查其違紀違法問題時,並沒有選擇向組織坦白問題,反而轉向“陳教授”求救。騙子自然不會放過送上門的機會,他再次要求盛必龍提供資金供疏通關係。

2019年4月1日,就在組織對盛必龍採取留置措施前3天,他依然執迷不悟,又向企業老闆應某某索要60萬元送給“陳教授”,這也是調查認定盛必龍的最後一筆受賄事實。

用利令智昏、慌不擇路來形容盛必龍的荒唐行徑最為貼切不過。可現實中,不信組織信騙子的黨員幹部,絕非盛必龍一人。

原北京市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正局級巡視員曾繁新(因受賄已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送司法機關),也是騙子的忠實信徒。2017年底,原本擔任北京市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的曾繁新,調任市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巡視員。面對正常職務調整,曾繁新卻沒有正確面對,而是想向所謂的“大師”討個説法。對方迴應,“沒問題,就是個過渡”。“大師”原本一句很隨意的話,卻讓曾繁新吃了一顆定心丸。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曾繁新對這位“大師”的話都深信不疑。當然,曾繁新在其身上也花費不少。

不信馬列信鬼神,不信組織信大師,説的就是曾繁新。然而,信奉多年的“大師”最終不能為他“保駕護航”。正如他本人後來在接受審查調查時所言:“我最後一次發信息給他,我説,先生,市紀委監委近期在調查我,意思是您有什麼高見。他回覆我説,請放心,還來了個感嘆號。我心想還放心呢,都啥時候了!”

記者梳理髮現,近年來因違紀違法公開通報的領導幹部中,被“大師”“能人”矇騙的不在少數——武漢市人民檢察院原黨組書記、檢察長孫光駿,交通銀行發展研究部原總經理李楊勇,山東省政府駐北京辦事處原黨委書記、主任竇玉明,江西省贛州市委原常委、統戰部部長馬玉福,遼寧省撫順市原市長欒慶偉,山東省農業廳原副廳長單增德……

領導幹部這些人之所以相信騙子,説到底是理想信念缺失。“領導幹部追求進步,本無可厚非。然而,一些人卻把心思用錯了地方,他們不信組織信‘大師’,不靠勤勉靠走捷徑。”北京科技大學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偉表示,如果組織這條大路行不通,就去找能接“天線”的“高人”開後門,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需求,才使得一些自詡手握“天線”的江湖騙子有機可乘,而上當受騙者不僅吃啞巴虧,還難逃黨紀國法的懲處。

讓領導幹部擺脱“大師”的忽悠、不上騙子的當,從根子上講,要補足精神之鈣,強化理想信念教育。“要加強政治理論學習,強化黨性鍛鍊,提高個人修養和生活情趣,淨化朋友圈社交圈,充實精神世界,保持高雅情操。對個人的進退留轉要有正確的認識,要一心做事,而非挖空心思謀官。”內蒙古赤峯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張彪表示,組織上也要加強監管,發現領導幹部出現交友不慎、行為異常的情況,要及時咬耳扯袖,把問題解決在萌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