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裏22人感染肺結核,江蘇師大為何不對學生告知?

1年裏22人感染肺結核,江蘇師大為何不對學生告知?

2020年10月16日 09:12:23
來源:新京報評論

有效的肺結核疫情防控,同樣離不開學生的知情和參與,離不開全面科學的防控措施。

▲江蘇師範大學通報學生感染肺結核:22個確診病例均已休學治療。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文 | 喻辛

“江蘇師範大學科文學院22名在校生感染肺結核”事件,日前引發輿論高度關注。而媒體曝出的許多內情,也讓這場肺結核疫情顯得並不“簡單”。

據媒體報道,江蘇師範大學科文學院潘安湖校區有學生通過網絡曝光稱,學校出現肺結核病例,且已延續一年。10月14日,涉事校方發佈的情況説明,也印證了這點——“自去年8月至今年10月,有22名學生感染並休學,43名胸部CT影像異常的學生在隔離觀察”。

儘管這22名感染者每個人的確診時間仍待梳理,但從紅星新聞和健康時報等多家媒體的呈現中可知,在14日這則通報之前的長達一年左右的時間跨度裏,該校似乎並沒有向全體學生公開發布確診數據,防控措施也有些沒跟上。

據10月15日健康時報報道,有該校學生告訴記者,同學們對學校的“不作為”非常生氣,忍不住去社交平台抱怨,但被輔導員要求不要到網上“亂説話”。還有媒體問及該校的肺結核病情為何這一年有愈演愈烈之勢,學校在此過程中有沒有進行積極控制和處置,院長並沒有進行正面回答。

就此質疑學校“不作為”,或許也有偏頗之處。紅星新聞報道就提到,該校在去年發現確診病例後,對有過密切接觸的師生進行過醫學篩查。只不過,相關動作是小範圍的、私下裏的,以至於很多些學生雖然模模糊糊知道“學校裏出現了肺結核”,但具體有多少確診病例,各自又有哪些行動軌跡,卻並不清楚。

而據新京報報道,學校9月上旬在進行全員檢測後,也沒有將檢測結果火速通知相關學生,而是召集檢測陽性的同學開會統一傳達。這次傳達,也是基本以安撫為主,告知吃藥即可,而沒有提醒大家注意防護。財新報道也講到,學生反映,此前即使有同學發現結核菌素試驗陽性,校方也並沒有對他們採取隔離等措施,而是讓他們回到班級照常上課。

這些或許也是此番該校學生和學校產生嚴重分歧的重要原因所在。從學校來説,針對發現的肺結核病例,“徐州市、賈汪區疾控中心依規及時進行了處置”;可對學生來説,同學中間發生了肺結核疫情,還時而聽到救護車的聲音,但具體情況卻並不清楚,甚至老師、輔導員也避而不談,認為“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

到頭來,直到今年9月11日至17日,潘安湖校區全體師生及後勤人員全部進行了結核菌素試驗篩查和胸片檢查,疫情到底有多嚴重,學生們仍然被矇在鼓裏。這難免讓不少學生籠罩在被傳染肺結核的恐慌之中。

因此,如果説該校毫無作為,或許的確有些冤枉,但學校在疫情防控過程中存在漏洞和疏忽之處,卻是有跡可循。

這裏面,該校肺結核疫情為何會持續這麼長的時間(有媒體報道稱該校自2018年就斷斷續續發現確診病例);這22個病例之間是否存在傳染鏈,鏈條又是怎樣的;校方存在哪些失職之責——這些問題,還需要相關教育主管部門、疾控部門的進一步介入和調查。

可從目前的情況看,該校在疫情相關信息的公開上做得並不到位,學生得到的信息非常匱乏,以至於恐慌情緒在私下蔓延;在全面篩查、密接者隔離等疫情防控層面,或許也存在不夠科學之處,以至於未能及早阻斷感染鏈條。説“有意隱瞞”未必妥當,但防控意識沒跟上恐怕是不爭事實。

對於肺結核疫情,誰也沒法秉持全知全能視角,但公開永遠是最好的“止慌劑”——越是公開,信息越是透明,學生們就對發生在校園裏的傳染病了解越多,也越能做好自我防護;越是公開,相關方面的疫情防控責任也越能砸實,避免出現不作為、亂作為。遺憾的是,涉事學校似乎還沒有理順這層邏輯。

歸根到底,缺少學生的知情和參與,缺乏科學的防控措施,學校都很難僅靠管理層的“單打獨鬥”完全戰勝肺結核疫情。對這起事件的爬梳、對相關責任人的追責,顯然不可或缺;對於此次事件的教訓,其他學校、其他機構也當引以為戒。